• 当一个女人决定和一个男人睡觉时,就没有她跃不过去的围墙,没有她推不倒的堡垒,也没有她抛不下的道德顾虑,事实上没有能管得住她的上帝。谨慎做这样的决定。

  • 所谓的世俗生活,虽然在她了解之前曾让她有过许多疑虑,但其实那不过是一套沿自传统的规矩,庸俗的仪式,事先想好的言词,在此之下,人们彼此消遣,为的是不致互相杀戮。在这个轻浮的世俗天堂,最显著的特征就是对陌生事物的恐惧。她用一种更为简单的方式为它下了定义:“社交生活的关键在于学会控制恐惧,夫妻生活的关键在于学会控制厌恶。”

  • 在那一瞬间,她恍然大悟。原来自己对自己撒了一个弥天大谎。她惊慌地自问,怎么会如此残酷地让那样一个幻影在自己的心间占据那么长的时间。 那天下午,她交给女仆一封只有两行字的信:今天,见到您时,我发现我们之间不过是一场幻觉。

  • 爱情,首先是一种本能。“要么生下来就会,要么永远都不会”。

  • 任何年龄段的女人都有她在那个年龄阶段所呈现出来的无法复刻的美。她因年龄而减损的,又因性格而弥补回来,更因勤劳赢得了更多。

  • 我去旅行,是因为我决定了要去,并不是因为对风景的兴趣。

  • 灵魂之爱在腰部以上,肉体之爱在腰部以下。

  • 世俗的好处:安全感、和谐和幸福,这些东西一旦相加,或许看似爱情,也几乎等于爱情。但它们终究不是爱情。

  • 诚实的生活方式其实是按照自己身体的意愿行事,饿的时候才吃饭,爱的时候不必撒谎。

  • 她提醒他,弱者永远无法进入爱情的王国,因为那是一个严酷、吝啬的国度,女人只会对意志坚强的男人俯首称臣。因为只有这样的男人才能带给她们安全感,他们渴求这种安全感,以面对生活的挑战。

  • 他还太年轻,尚不知道回忆总是会抹去坏的,夸大好的,也正是由于这种玄妙,我们才得以承担过去的重负。回忆总是最安全的,我们忽略掉伤心的种种,记下年华中最美好的一面,反复咀嚼,来平复现实中的无奈与不满足。

  • 易得的幸福无法持久,这点体会更多地是源自教训而非经验。

  • 他写信时突然停下笔,最后看了她一眼,说:"请用一枝玫瑰纪念我。"

  • ”趁年轻,好好利用这个机会,尽力去尝遍所有痛苦,“她对儿子说,”这种事可不是一辈子什么时候都会遇到的。“





    加西亚马尔克斯的名著《霍乱时期的爱情》










来源:知乎 张去病